Aug 10

八月的燥热 不指定

zhangfang , 09:58 , 默认分类 , 评论(3) , 引用(0) , 阅读(810797) , Via 本站原创 | |
生活礼赞 ---王庆松作品自叙1997-2009 摄影作品介绍

当我们的祖国把发展经济作为一项最重要的基本国策时,祖国变了,人民更变了。“一年一变化,三年一大变,五年大变样”这一口号可说明中国当代社会的面貌。看一看我们的城市,满街的流行色彩,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霓虹灯下笼罩的卡拉OK厅、迪厅、酒吧、俱乐部等各种各样的西方产物让我们这个原本农业大国“时尚”起来了,只是时尚得有些可笑,有些矛盾,有些疯狂。什么传统和精英文化都被搞得没有力量,没有活力,差不多快扔进垃圾桶里了。这就是当代的大中国。当然我要万分地“感谢”这样的当代中国,因为它使我找到了艺术创作的源泉和切入点,并用摄影及舞台的艺术表现方式来展现和上演这个时代的面貌及真实的当代故事,并且是很容易看懂的当代故事。

中国这个十多亿人口的农业大国,住房可以说是基本的生存问题,那么在这个赶欧超美的时代,中国人民需要什么样的住房呢?中国人民的要求极具想象力,希望自己拥有欧美合一的家居环境。开发商迎合了这种趣味,创造出“中国的曼哈顿”, 它拥有法式设计,英式管家,意式家具,德国地板,荷兰灯饰,北欧风情。此类建筑好似世界大团结一样“完美”地融为一体。可以想象这样的住房就像皇帝的新装一样滑稽可笑,既没有比这更好,也没有比这更差的了。为此我只有创作《亚当和夏娃》(1998年)这一作品。众所周知,麦当劳在美国和欧洲仅仅是个快餐店,如同中国的包子铺,小面馆一样,只是方便而已。可麦当劳一打入中国就变成了极品食品。我们常见有人在那里聚餐、请客、过生日甚至约会情人,把它吃得“火”起来,吃成了五星级“大饭店”。现在哪里繁华热闹,哪里就会有麦当劳,它已成为当代中国城市的重要“景点”。这大概就是我创作《思想者》的感触之源吧。这样的例子还很多,比如可口可乐、摩托罗拉手机等各种洋衣、洋酒、洋东西都倍受中国人的尊敬和爱戴,差不多快成爷爷了。此现象从表面上看是中国人民对欧美物质生活的向往,但这些洋货是否也代表了全球化时代的另一种殖民侵略呢?我则因此创作出《守望者》(1998年)、《里面的人》1998年)、《拿来千手观音系列》(1999年)、《我能跟您合作吗?》 (2000年)、《向上看!向上看!》 (2000年)、 《大澡堂》 (2000年)、等等摄影作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佛教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伴随中华文明已有几千年的历史,它给我们留下了许多的传奇人物和故事,给老百姓带来了许多慰藉和吉祥,感化了人们的心灵,启发了人们与人为善的责任。观世音是中国第一佛,它立下宏愿:为解救众生的苦难以自我奉献的精神留住人间,细心地察寻世上一切苦难者的呼救声。男女老少凡遇到灾难时,只要诚心诚意地称呼观世音菩萨的名号,祈求救助,观世音就会观察到你的苦难,听到你的求救声,并会以大无畏的精神用适当的化身拯救你脱离苦海。 但在今天这个充满物欲和恶俗的商业社会里,竟连受人尊敬的观世音都变了,它在向每一个求它办事的人伸手要钱要物,有多少要多少。可惜传说中它只有一千只手,如果它有一万只手,一定会变成《世界首富》,远远地超过比尔盖茨的资产。我完成的《拿来千手观音系列》作品就是对贪得无厌追求金钱及物质的人和当下物欲横流、虚伪浮夸的社会的《写真》。同样的故事也出现在2000年我创作的《新女性》、《找乐》等作品中。《新女性》同样也取材于唐朝一幅经典名作,表现当时皇宫贵族奢侈糜烂的生活状况。然而这种糜烂生活并不快乐,因为它脱离了当时的社会现实,纯属贵族自己设定的一种虚假的玩耍逗趣的情景。我采用此图的目的也在于此。在当下流行文化和经济繁荣的虚假面孔下,无处不见穿金戴银和华丽服饰的假贵族,表面上看他/她们非常自信和幸福,前途灿烂,而其实内心却十分胆怯,唯恐苦心经营的事业一朝崩溃。我将我的这幅摄影作品命名为《新女性》意义也更加明显,在解放妇女的同时,社会对她们的要求也就更加苛刻,她们必须外表时髦,内心坚强,可以成功地从事各种工作,应对社会的一切复杂困难。而事实上这些都是假象,繁荣奢糜的生活背后是无数酸辛。她们真的是当代新女性吗?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新女性》2000年《

《找乐》(2000年)似乎也是题材取自古代的艺术作品,而实际上我是融合了过去和现代的社会生活而创作出来的,是我对目前社会存在的虚无状况的集中反映。大家在辛苦工作时候之后,目的是挣取金钱因为金钱可以买来快乐,也就是当下流行的时髦话语“找乐”。为使这幅作品产生类似古代文人的惆怅、凄清、冷漠的悲凉景象,我使画面颜色调为冷色,以达到对当前虚伪萎靡的人们精神状态的效果。

《大澡堂》(2000年)是另一件我有感于现实生活的画面。童年时,我们都会去公共澡堂洗澡,因为大多数家庭没有现今的热水器。在澡堂子里面,孩子们一起戏水嬉闹。我记得我还曾经在澡堂里面游泳。长大后,现代化和经济改革带给中国巨大的变化。人们生活也提高了。很多家庭都安装了热水器。慢慢地公共澡堂从我们的生活中逐渐消失。这些公共澡堂被有商业头脑的人们改建为洗浴房、桑拿间,可以提供各种服务,如西浴、按摩、修脚、吃饭、卡拉OK等各式各样的娱乐方式。过去的大澡堂已经变成新的消费场所。有钱人可以洽谈业务、签合同和祝贺什麽等等。有时大澡堂也会变成地下色情场所。这样的生意在娱乐业和城市建设以及文化中非常时髦,屡见不鲜。这些奇怪现象只能在中国出现。这就是为什麽我邀请女模特、找过去的大澡堂来拍摄这件作品的原因和重要性。同时更加可笑的是我所租借的大澡堂也将不复存在,即将被改建为更加豪华时尚的多功能厅。我一直在思考中国历史上知识分子的社会地位和命运。在这个缺乏理想的时代,人们都过去的英雄和理想都失去了兴趣。我希望通过我的作品可以唤醒人们的理想,看看我们的社会和人民已经被金钱和权利的欲望搞昏了头。为对比过去和现在的知识分子的颓丧的心情,我把现在中国当代的社会现实和过去做个对比,仿造《韩熙载夜宴图》拍摄了《老栗夜宴图》。《韩熙载夜宴图》是中国传统人物画的精品,它反映了当时风云变幻的社会生活,也是郁郁不得志的知识分子韩熙载生活的“真实记录”:他无力抵御当时的糜烂社会,只能逃避、放纵自己。几个世纪过后,中国的朝代更迭频繁,但知识分子的地位及命运却一直没有改变。《老栗夜宴图》即是对当代现实生活的写照,也是对当代人特别是知识分子处境的反映。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2001年我完成了《又一次战争》系列摄影作品。触发我的第一灵感是因为我们年青时都受到革命战争电影中歌颂的爱国主义、英雄主义的影响。至今地雷战、地道战、平原游击队以及三大战役中的英雄气节和战争场面仍然萦绕于怀。我们这一代人都清晰得记得中学课本中魏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这篇文章。我高中毕业时曾经想参军入伍,希望自己成为一名最可爱的人当然这些梦想都未得以实现。当我们迈进现代社会,我重新思考过去中国二十年所经历的迅猛发展。社会主义的建设也如同一场战争发生和发展着。因此在我的新作品中我运用战争的表现手法,尽管这场战争中没有枪声和血腥。人们可以看到当代城市中虚假的快速发展,这些如同被外国文化侵占的高地矗立在我们的视野中和心灵里。北京街头到处可见外国名牌产品的巨型广告和招贴,如麦当劳、摩托罗拉、爱立信等等。这些变化都使我考虑外国文化对中国人民思维的影响。经过百余年的折腾,中国悠久的传统文化在现实和我们的心中已所剩无几。当初我们那种盲目的民族自豪感又被当今盲目的西方消费观所取代。因而唤醒我们心中真正的愿望就如同百年前的五四运动,将展开一场新的文化大战。在这场没有硝烟和枪声的战役中,我实现了我的梦想,可是英雄主义荡然无存,我只能扮演一个在东西方文化较量的失败的指挥官。

2001年的下半年,我拍摄了《过去、现在和将来》(2001年)这一三联作品模仿毛主席纪念堂前的两组纪念革命战争和祖国建设的群雕。过去人们每当面对这些塑像时,都深感它们的伟大。可是,现在看到的确是形形色色的人们一边观看雕塑,一边指手画脚,有说有笑,然后又会高兴地与雕像合影留念。历史早已过去了,英雄雕像已成为旅游的道具,变为一处风景。这些情景使我感到在这个缺乏理想的时代,人们是不是已经对过去的英雄和理想都产生了怀疑。带着这种“怀疑”,我在《过去、现在和将来》三联作品中,扮演了一个当代的旁观者、旅游者和参与者,把其他革命和建设时代中的人物用泥、银、把未来社会的人们用金粉以皇冠的造型来妆饰。这一组作品形式上模仿纪念碑似的城雕,希望达到对过去历史、现在建设和将来美好的反思。我一直希望能对自己的创作做个总结, 能够把我对中国传统和外来文化所存在的问题和所持的态度更加清晰地表达出来。

这样2002年,我就拍摄了《前世》,《来世》,《卖货郎》,《渡口》,《哨卡》,《艺术快车》等等。这些作品中运用了电影中的烟雾效果,试图表达我对未来不可预测的看法。在这个物质文明高度发达的社会中,为满足人们的各种需求,城市中出现了许多大超市、大商场。同时国际化的迅速渗入也产生了许多问题。这些都成为2002年我创作《卖货郎》和《学前班》最基本的切入点。《卖货郎》是模仿宋代李嵩的《货郎图》。李嵩描绘更多的是童趣。而在我的《卖货郎》中,每个货担上出售的确是各式各样的名牌消费和旅游品。我的《卖货郎》同样充满童趣。可除了好玩之外,我想表现更多的是人们对这些洋玩意所充满的幻想和渴望。拍摄《卖货郎》就是希望大家一方面看到我们生活的丰富,同时也看到我们社会中所丧失的传统文明。《学前班》同样反映国际化对孩子们的影响。经常听到父母和爷爷奶奶对孩子们说,“好好学习,考个100分,咱们就去吃麦当劳。”麦当劳已经变成一种“奖品”,成为孩子们学习的动力。形式上这张照片有些像过去电影和小说中“听爷爷讲故事”的画面。孩子们手中拿着各种各样的儿童食品和读物,听长辈讲故事。我扮演的好像是一个仙界来的老头,正在教育孩子们,“明天更美好”。这句我们从童年时代就经常听到的话似乎早已过时,它对教育“从娃娃抓起”又能有什麽作用呢?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卖货郎》2002年

我的2003年的作品《中国之家》(60x600cm)和《罗曼蒂克》(120x650cm)概括了我对全球化时代,中国当前的社会和人文心理的现实。改革以来,中国一直非常热心于邀请国外经济、科学技术、建筑和文化界名人来指导中国的改革建设。这些外国专家为中国提供了许多经验和机会。但同时也产生了许多不确定的观念。把这种经济社会中的现象移植到艺术中,就出现了我的《中国之家》图中的景色 –遍地装饰着典型的中国古典家具和外国的小玩意儿。我特别邀请的客人都是许多名画包括安格尔,库尔贝,莫奈、高更、克莱因、琼斯、布歇、伦勃朗、鲁本斯、大卫特、雷诺阿等笔下的人物。在这个《中国之家》中,我希望他们之间产生一种跨越时间和空间的交流,并与中国的现代生活进行对话。《罗曼蒂克》中营造的是一个雾气弥漫、鲜花烂漫的森林乐园。《罗曼蒂克》以我的视角,重新组合许多名画中的“浪漫故事”。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中国之家》2003年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罗曼蒂克》2003年

2004年完成的作品《大摆战场》和《大广告》灵感就是来源于我所生活的这个国际化的都市北京所发生的故事。北京的每天都是全新的,每天都在上演喜怒哀乐,而这一切故事的起源都是因为人和物质之间发生了有趣的追逐关系。都市生存离不开衣食住行,最能反映这种都市律动的就是城市的建筑风景。在北京,每天都有新的楼盘面世,都有新的大街在开膛,而这些激动人心的事情都是通过甜腻赞美的广告词来传达的。不信你就顺着北京的主干道长安街和二、三环走走看看。你会被满眼的名牌产品广告如路易威登、芝华士和楼盘广告如公园大道、香江别墅所打动。尤其当这些巨大的广告牌依附在庞大的建筑物上,以巨大的字体强迫你不得不看时,你会疑惑到底这个城市的灵魂在哪里?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大摆战场》

2004年在《大摆战场》和《大广告》中,我就借用了这些触目惊心的巨幅广告牌和文革时代的大字报的形式,布置出混乱的场景。《大摆战场》里有20多人正在疯狂地抢贴各自的广告,似乎在进行广告大战,这都是因为广告文字可以带来“更快、更好和更高”的权利、利益和名誉。今天这个品牌取胜,明天它的对手就会取代它,在更加显眼的公共建筑物上张贴自己的广告。作品中的600多张招贴都是我自己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用传统的水墨和现代流行的广告笔写的,总共有近2000个广告,内容大到飞机、小到油盐酱醋。《大广告》再现了矗立在北京CBD的华贸中心的巨幅广告,可是我把文字改成《王庆松作品》,只有电话(58888888:暗指我要发(财))和艺术网站才可以隐约告诉人们这是一个虚拟的广告。广告牌下路过的人们或驻足观看,或不闻不问。我希望《大摆战场》和《大广告》能够给人们一些启示,可以反省一下我们到底怎麽了,为什麽会被华丽虚假的文字修饰的广告词牵着鼻子走。

2005年我创作了《家》。这件作品是受到我小时侯记忆的启发。我们经常看到家里人或电影镜头中人们把宝贝玩意儿藏到家中的墙缝里。当时我百思不得其解。于是我也布置了一个破败的家,只有断壁残垣,而墙缝里却藏满了各种“宝贝”东西,有日常生活垃圾、电脑显示器、键盘、书本报纸、衣物、化学产品等等。也许现在的开发商就是在帮我解释我儿时的迷惑。他们把老房子拆除,取而代之是高耸的大楼,也许他们就是知道墙缝中的宝贝,才会下大工夫来开发这些项目。《盲流梦》原本是想在2003 年就完成,由于非典的原因,直到2005 年才完成的一件作品。1993 年,我从湖北荆洲来到大都市北京。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我在北京电影制片厂的摄影棚里搭设出两三层高的楼房,既有前苏联的建筑模式,也有中国传统的建筑式样,每个房间都发生人世间的故事。这样我用我的视角,拍摄了我眼中北京十年发生的巨大变化,同时也是我作为盲流一员的生活写照。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盲流梦》2005 年

2007 年作品《希望之光》和《国宴》也是有感于当下社会中的变革。2008 年是中国的奥运年。在这件作品中,人们似乎又看到了中国赢取举办权的艰辛过去和看似光明的美好未来。泥泞的土地正好印刻了中国这个泱泱农业大国的现实。片中的五位扮演者都是我的家人。《国宴》也是针对当前全球特别时髦的大型聚会、研讨会、会议、晚会等等。在《国宴》进行时的左图中,人们在巨大的U 和N 组成的宴会上品尝着廉价的盒饭,酣畅淋漓的讨论,对未来充满着期待。可是《国宴》的右图中只留下杯盘狼藉,清烟飘渺的虚幻。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国宴》2007 年

在这个充满欲望的社会中,人们都在以各种借口贪婪地挖掘这个城市,来满足自己无穷的欲望。我希望我拍摄的这些作品具有当代性,可以反讽当下的社会现实。在材料上选用光面像纸,这样会更有力地表现当代社会浮华躁动的不稳定性。在图式上,我偶尔选择一些过去和现在可以比照的典型画面,并且自己身在其中,旁观时代、模仿时代并反讽时代,对低俗奢华、物欲横流、崇拜欧美等社会弊端做出我的揭示。如果能以此提示人们有所反思,那恐怕我便高兴地达到目的了。

2008年录像作品介绍


2008 年以来,我开始创作短片作品。08 年初在北京郊区昌平的一个农村里,我搭建了一座50 米直径、35 米高的脚手架结构的高楼,拍摄这个空架子的奠基、搭建、完成和庆祝的过程。观众看到的是变化的天空和逐渐升高的脚手架,却看不到搭建背后重要的人的参与。我想反映的就是我们提倡现代化,难道只是空间的现代化,而不提思想的现代化吗?这部短片称作《大厦》。随后的两部短片《123456 刀》和《铁人》反映的都是在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里,我们每个人每天都要承受来自各个方面的压力。而许多人选择这样或那样的排解方式,如《123456》刀里一个身穿病号服的神秘人深夜在一盏孤灯下,手持利刀在肢解一只羊。盲目冲动、持续不断的刀刃传递出莫明其妙的情感,最后这只整羊连同厚厚的木板都被劈得粉碎,遍地散满花瓣或者鞭炮般的碎屑。《铁人》的形象有感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油田英雄王进喜的先进事迹,以及革命时期的英雄烈士的姿态。在这部短片中,可以看到的只是身穿海魂衫的我被无数来自不同方向的重拳打击、躲闪、受伤和坚持的形象。我想表达的就是人在社会中不得不承受的伤害,尽管我们每个人都身怀绝技,像太极高手闪避危险,可社会发生的巨变已经使我们无所适从。
发表评论

昵称

网址

电邮

您也可用OpenID登入: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登入] [注册]